一锭元宝

做不脱离低级趣味的正经人。

我就来总结一下

二哈备考ing:

不大清楚稿费的惯例是什么,但是每一次的创作都是茫茫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邀稿的要对得起作者的付出,不能随便敷衍而过。毕竟,这是一次心血,不是随便流的。


剑若流芒:



最近考驾照忙的外焦里嫩,抽空现在才有时间开电脑,看到LOF这件事,想了想觉得还是冒出来说一声,关于《一期一会》的封面。




不知道有没有有心的小伙伴发现《一期一会》的一宣staff里有我的名字,二宣里没有,最终封面的标题部分出自于我,未列入staff却出现在感谢列表之中。


具体经过是这样的,通过介绍,凛萧邀请我帮忙设计本子的封面,我欣然接受。我这人不喜欢拖太久别人的事,于是尽快拿出了一个设计方案。几天之后凛萧告诉我,行子接手了封面绘制,于是我的设计稿被废掉了,然后表示抱歉。


大概过了十天左右,凛萧又来找我,问方便给之前的封面加工一下吗希望能加一个好看的标题,然后给了我行子画好的图。于是我还是尽快加了字,交了图,还给她推荐了CP18寄售的摊位。


之后再无联系。




老实说我自己觉得技术不能和专业设计相提并论,又是认识的人介绍,所以一开始没有提过报酬的事情,只当是帮了个忙。可能是被经常合作的亲友惯坏了,觉得就算我不要任何报酬,帮了忙怎么说也能有本样刊吧,然而并没有,直到《一期一会》完售,都没有。


说真的,第一次封设和我说因为一些乌龙事件要作废,后来又给让我帮忙做封面文字排版设计,最后换来的却只是一句轻飘飘的感谢和抱歉,连staff都不算,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是总觉得因为二宣没有我的名字以及一本样刊而大动干戈声明讨伐是我小气,可是我确实……对主催这边不太满意。


扯远了,其实只是想借这件事提醒大家,不要再说“酬劳看着给吧”,更不要提都不提,你的才华、精力和时间,都值得一个正经的稿费。


说到这防止误会提一句,行子所说的另一个封面不是说我。


最后附上前后两次的设计稿↓








一叶知蓝:



身为一个群管理,对于群里小伙伴们私下邀稿之类的活动实在不宜去干涉,只能提点一些注意事项


 


凛萧已经给过我一个十分官方而且到最后还是没说为什么会退稿的解释,并跟我说愿意重新启用那篇废稿,甚至因为那次事件的影响而不想出刊,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协迫,但是因为你已经收了其他人的G文G图,加上我不想背你的本没出是我的错这个锅,所以我选择删了那篇废稿后面的一些说明文字,但是我没想到时隔几个月,你还是惹事了


 


我曾说过不要把群里的文手画手当成备胎,唯有真心才能换真心,不要去消费大家的爱跟友情,你口口声声说行子你CP,说你喜欢他,如果这是你对行子表达喜爱及感谢的方式,我真的不敢茍同,在群里你冒泡的次数很少,那也没关系,但把群当成踏板好让你去找一些有名的画手写手以增加自己本子的销量这行为,让人不齿


 


若是昨天行子没发那个LO,是不是这件事就这样了,什么稿费都是一场空,只留下零食包?不管你当初是怎么跟行子说的,其他的写手画手排版封面有拿到酬劳就得一视同仁


 


希望你不是换个名字换个圈又找个群做同样的事,也希望各位朋友们在约稿或被约稿时能多注意一下,即使是同好,也该有相应的尊重,不是什么都能以爱为名而恣意妄为


 


另外选今天发这篇的原因是,我等凛萧对行子的回复,既然稿酬已给,但是不对的事就是不对,怕丢脸就不要做这种事!




漫三少仿佛身体被掏空:



 @凛萧 


这就被你看上的太太的结果,一个G写好了却被退G,一个稿费帮你画了封面封底和插图你却只给了样刊和35块钱的零食,要是其他参与的人也是这样就算了,结果却不是,待遇相差之大简直都要吓得我把瓜子都拿起来要扔你了。大家都说这是消费友谊,我倒是觉得侮辱了友谊两个字,根本就没有友谊可言好吗?


从一开始邀G就没有诚意,如果那天跳出来的不是知蓝,而是群里其他写手或者画手,那是不是待遇也是一样?又或者根据名气不同,待遇也完全不同呢?


你欠知蓝一个解释,也欠行子一个解释,如果你不想解释,那就自觉退群吧。


言尽于此。




PS:我现在最气的是我用10%的信任去打败了90%的不信任,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当时就是怂不解释。




评论

热度(274)

  1. 陌脂桦可念不可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 ↑ ↓ ↓←→←→BA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過往
    群主的我就說一下。 從知藍那件事我就很生氣,看在當事者心軟我也就沒幹嘛。畢竟文章最後沒用嘛也就噁心